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法规 >

《中国扶贫故事》,讲述一场还在进行的斗争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9-02-05
导读: 《中国扶贫故事》,讲述一场还在进行贫困是人类最可怕的事情之一,它映射的是生存力的低下。我国曾经是世界上

  原标题:给你讲一讲,中国的扶贫故事

  ◇贫困是人类最可怕的事情之一,它映射的是生存力的低下。我国曾经是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之一,但在短短40年里,我国的贫困人口减少了7.4亿。

  ◇减贫的速度在过去几年明显提升,从2012年至2017年,我国贫困人口减少6853万,这相当于一个英国或法国的人口,贫困发生率也由10.2%降至3.1%。

  ◇联合国《2015年千年发展目标报告》显示,中国对全球减贫贡献率超过70%,是世界上减贫人口最多的国家,也是世界上率先完成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国家。

  今天,小编就来给大家讲一讲,咱们伟大祖国的扶贫故事。

《中国扶贫故事》,讲述一场还在进行的斗争

  上图为治理前,山西省右玉县随处可见半流动沙丘(资料照片);下图为山西省右玉县威远镇治理后的荒沙地,如今已郁郁葱葱。(新华社记者詹彦摄·2017年)

  一、“最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获得了新生

  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州七百弄乡严重缺水缺土,被称为“魔鬼诅咒的地方”。所谓“弄”是指高山环绕的洼地,在喀斯特地貌山区,每个“弄”就像大漏斗一样会漏干所有的雨水。七百弄有1300多个这样的“漏斗”,最深的有300多米。

  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官员曾考察过七百弄乡,认为这里是“除了沙漠以外最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然而,这里却实实在在生活着近2万人,其中绝大多数是瑶族。

  七百弄的交通不便是出了名的。在古代,马曾是主要的交通工具,但如今在农村,已经很少能见到马了。但七百弄仍有近百个屯没有通路,这些地方的农民生产生活仍离不开马。

  我国有句老话叫“要致富,先修路”。对于20户以上的屯,地方政府正加大力度修通连接外界的公路。像毛细血管一样不断延伸的通村通屯道路正在改变七百弄的面貌。

《中国扶贫故事》,讲述一场还在进行的斗争

  左图:2012年9月3日,在大化瑶族自治县弄勇村弄顶屯未通公路之前,孩子们背着各种生活用品,爬“天梯”上学;

  右图:修通水泥路之后,弄顶屯的家长开着汽车去学校接孩子回家。(新华社记者黄孝邦摄·2017年)。

  二、帕米尔牧羊人的最后一个游牧之夏

  南疆四地州是国家确定的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贫困程度深,而帕米尔高原则是南疆脱贫攻坚中最难啃的“硬骨头”。易地扶贫搬迁,成了改变帕米尔高原牧民生活的可行路径。

  2016年,搬迁方案传到距离新疆阿克陶县克孜勒陶乡喀拉塔什其木干村村委会不到30公里的“铁日孜窝孜”牧场后,得到了全体牧民的支持。2017年夏季是这里的牧羊人在“铁日孜窝孜”牧场度过的最后一个夏季。到2020年,世代游牧于帕米尔高原深山牧场的数万柯尔克孜族贫困牧民,都将通过易地扶贫搬迁,走出深山,定居平原,结束延续了千年的游牧生活。

《中国扶贫故事》,讲述一场还在进行的斗争

  2017年7月21日,喀拉塔什其木干村村民在夏牧场合影。(新华社记者江文耀摄·2017年)

  三、总书记考察过的十八洞村甩掉了贫困帽子

  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十八洞村因村内有18个天然溶洞组成的巨大溶洞群而得名。但更为有名的是这里的“穷”,因山高路远耕地少,当地村民世代难以摆脱贫困。

  村支部书记龚海华说:“我们资源稀缺,但不缺丰富多彩的文化和自然风光。”

  在习近平精准扶贫方略指引下,十八洞村因地制宜发展特色养殖、特色种植、苗绣加工、特色乡村游、劳务输出等产业。

  十八洞村第一书记施金通介绍,为解决十八洞村土地稀少制约发展的难题,我们探索出“飞地经济”,在村外流转1000亩土地,建成高标准猕猴桃基地,并引进龙头企业与村民共建合作社进一步扩大产量,帮助他们扶贫。

  十八洞村的旅游业也在蓬勃发展。2015年,村里的人均净收入为3580元,相比2013年增长了115%。

《中国扶贫故事》,讲述一场还在进行的斗争

  在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双龙镇十八洞村,村民邀请远方的客人品尝湘西特产猕猴桃和猕猴桃果汁饮料。(新华社记者王天聪摄·2017年)

法律法规